栏目导航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乡韵
发布时间:2019-10-11
 乡情是你纵然趟过了万水,跨越了千山,还是不能忘却的那生你养你的那一方水土。

家乡的土地很薄,黄黄的,长着未成年的杨柳,站在泥做的房顶,便能隐约的看到五、六里外盘横四周的方格般排列的村落,深深的嵌在了山的怀抱里,像一个熟睡的婴儿,贪婪者编织着五彩斑斓的梦。

家乡的人口不算多,两百多户,每当黎明冲破夜的帷幕,此起彼伏的鸡鸣划破了宁静的乡村,丝丝缕缕的晨色透过床溜进了房间里,也溜进了村里人甜美而又散发着泥土般朴实的梦里,从梦中醒来的母亲,睁开困顿而又惺忪的双眼,着一盆清水静静的洗漱,随之炊烟升起,一家、两家、三家……整个村子都飘荡着袅袅的炊烟,夹杂着简单而又清香的早饭的味道。

吃过早饭,田间的小路也渐渐的热闹了起来,扛着锄头的、推着小车的,络绎不绝的布满了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有早上见面的问候,有村子聊也聊不完的家长里短,也有庄稼种植的经验交流。看那些在田间劳作的叔父辈们,埋头苦干一会然后拿起那根放在耳朵上的香烟,点燃后猛吸一口,露出满足的笑容。也有几个贪玩的乡下孩子,飞舞在田间,那快乐地喊叫像极了我的梦乡里的那首熟悉的歌谣。

难忘村中的那棵古槐,时间的利剑削落了它曾经的旺盛,它就那么安静的伫立在那里,暴露着漫长的岁月的年轮,古槐已经走过了几代人的光阴,它浓缩着一代又一代人的仰望,虽已老态龙钟,但是它还在延续着我们村子一代又一代的情结,也许那种情结便是在外漂泊工作的人的一种乡愁。

家乡,那一片诱人的土地,因为她的无华、亲切,常常涌入我的梦里,梦中那弯弯曲曲的小路的两旁长满了许许多多绽放着的不知名的花朵,风儿一吹,轻轻的摇曳着,恰似一双双的手,温柔的呼唤着我回到那熟悉而又亲切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