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敬礼---平西派出所 常亮
发布时间:2018-07-12

记得唐代诗人孟郊曾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诗中表达了母亲对出门求学创业儿子的关心与期盼,表达了游子对母亲的思念与感恩,母子之情不尽言表。

在海州分局,有这样一位所长,年近五旬,高大硕健,为人直爽,业务精通,他对待工作有无限的热情,只要提到工作,就像触动了他的敏感神经,立刻会变得百倍精神,他对待同志有火炭般的温暖,细心呵护,热忱真挚,他视事业如生命,夙兴夜寐不知疲倦,他有一种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倔强性格,有一种关云长刮骨疗毒的英雄气概,他就是吴林所长,由于他的忠厚仁义,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吴二哥”。

20186月初,市局交办一起由海州分局主侦的专案,在分局领导斟酌办案人选时,吴所主动请缨,多年的刑警生涯,练就了胆识与能力,他把侦破每一起刑事案件都看作是业务发轫,看作是组织的考验,一定要无所保留完成任务,一定要高标准、高质量完成规定动作。于是,他带领专案组队员赴山东开展侦查与抓捕任务,凭借他的经验与谋略,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成功抓获了该专案的重要犯罪嫌疑人范某。

在押解返阜的途中,吴所并没有那种往日的返程喜悦,更多的是心中的沉寂,老母亲在营口怎么样了?已经八十多岁的年纪了,日常工作忙碌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看望,一种不能床前尽孝的自责涌上心头,忽然手机上来了短信,他迅速打开,一种不祥的预感已经打乱了他的思绪,信息原来是家中的大哥发来的,家人知道他出差搞专案去了,怕打电话打搅他,只在短信中报告了家中的噩耗,老母亲不幸脑溢血离世,家人望他速回营口奔丧,吴所的脑海中浮现出老母亲那慈祥的面庞,回想到母亲在家辛勤劳动的场面,回想到母亲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回想到母亲躺在病床上对自己在期待的眼神,泪水已经湿润了这名硬汉的前襟,刹那间又回到了现实,嫌疑人正在车上,这还不是内心涕泣之时,他赶紧向分局工作群汇报了当前的工作情况,他马上给自己所里的工作群发信息,嘱咐大家一定要认真工作,不能有丝毫地松懈,车轮滚滚向前,载着无边哀思,载着无际伤痛,更载着完成专案使命的胜利前进着,前进着……

这就是我们的吴所,他没有影视剧中的高大全形象,他是一名有血有肉,有生活的人民警察,他是在基层成长起来的一名爱岗敬业的好民警,扎根基层,从社区民警为民服务的小事做起,逐渐成长为一名刑警,破大案,搞专案,抓逃犯,抓杀人犯,扫除黑恶势力,惩恶扬善,保一方平安,走上所长岗位后,并没有放松对工作的执着探索与追求,在所里,他经常说,所里最难的案事件,就是一块硬骨头,这骨头必须由我来啃,我是一所之长,是一所的业务之魂,我绝不能把这种工作责任推卸掉,不能挫败士气。对待所里同志,他很是关心,他说,派出所就好比是一个家,我是一家之长,我必须关心大家的衣食起居,让大家跟着我工作舒服。

在所里挑灯夜战,伏案疾书的那个人就是吴所,他在研究工作方案,一定又是维稳措施,重点人员的动态表现,一定又是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提纲,从何处入手突破,一定又是在准备近期党课与民主生活会的材料,多么敬业的好所长,他的身上折射出旺盛的革命斗志,他并没有那种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暮年哀痛,更多的是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豪迈热情,更多的是沉浸在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往事案件侦破的回忆中,他思考最多的就是现实工作,对自己的事情真是付出太少了,他缺少对家人的陪伴与关心,偶有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家思情节,只是短暂的,一瞬而过。

吴所对于自己的事业是绝对忠诚的,不管在何种岗位,他都会拼尽全力,向这位舍小家、圆大家,舍己为公,忠孝两难全的老所长,向这位事业至上,不计个人得失的好大哥敬礼,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