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一名普通警嫂的感悟—开发区分局 孙鹤妻子刘莹
发布时间:2018-05-04

当时钟的指针指向2030分,高楼外面呼啸着北风,舒适的屋内温暖如春,我打开电视,洗好新鲜的水果,倚靠在沙发上,准备与他享受一下这温馨的二人世界。然而,美好的气氛伴随着“铃铃铃”的电话声戛然而止,我习惯性的听他向我解释有紧急任务,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伴着“砰”的一声门响,脚步声已在走廊渐行渐远……

2013年秋,我大学毕业,他招考入警。在双亲的介绍下我们坐在了一起,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独特的气质吸引了,他成熟稳重,健硕的身材搭配着186的身高,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眼神里闪烁着几分坚定。当我得知他曾从军入伍,现在又退伍从警时,无形中又增加了些许好感,直到被眼前这个大男孩吸引。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慢慢的相识相知,那时他还在锦州市局刑警支队工作,我们相聚的机会并不多,每次约会都是我在倾听他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抓捕时遇到的危险,可我真正关心的是他的人身安全、珍惜的是此时此刻的缠绵,让我们早些结束这异地恋的痛苦。正因如此,与他的恋爱一谈就是三年。

2016年秋,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我们的婚礼如期举行。没有想象中那样盛大和奢华的场面,只因他是一名人民警察。从此,我也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警嫂。让我想不到的是,我们出国的蜜月旅行是他多次找单位争取来的,当他对我说这可能是我们唯一一次出国机会时,我心里泛出一丝酸楚,我知道,这是他为了让我能跟多数女孩一样享有应有的待遇而做出的努力。2016年末,经组织批准他调回了阜新。我得知后欣喜若狂,一边想象着与他团聚的样子,一边憧憬属于我们的美好未来。然而,一年多的工作生活,我们仍然是聚少离多。说好的周末出行随时都可能被单位的一个通知打乱;说好的两人晚餐随时都会变成我一个人独用;约好的朋友聚会随时都会变成我一个人形单影只。去年十九大安保,他一个多月吃住在单位,我搬回娘家,还闹出家人误以为我们吵架分居的笑话。在婚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保留了多张计划出行的火车票、“横店影城”的电影票,之所以没有退掉,可能是为了填补那段失望、愤怒的历史记忆,也是为了增加生活经历的人生内容。

我抱怨过、懊恼过、质疑过为什么要嫁给一名警察,他们为什么有抓不完的坏人、处理不完的案件和值不完的班? 我为什么要因此承受着比常人更多的牵挂与孤单。只因他是人民警察,而我是他的妻子。每当我看到他穿着警服,精神抖擞的走出家门,走上热爱的工作岗位时;每当我看到他连续加班蹲守终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时;每当我看到他在大街小巷、在风雨中诠释着人民公安为人民的真谛时;我的心里总会升起莫名的感动,所有的苦楚与抱怨被他们的神圣使命感化和消融,内心更坚定了与他同舟共济、结伴前行。

当他忙完勤务睡眼朦胧、胡子拉碴回到家时,我默默的放好热水、煮好香甜的饭菜,托着腮帮幸福的注视着他。寒风呼啸,你在黑夜中为千家万户值班站岗;冬日暖阳,我在窗前祈祷一生一世的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