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写给老李的信—监管支队 李梓萌
发布时间:2017-12-14

亲爱的老李:

时光荏苒着走,岁月可能真是首歌。二十几年来从未给你写过信,提笔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我们总是这样话到嘴边却又心口难开。

很多很多年前,我就这么走进你的生活,你惊异于我酷似你的相貌,感叹着生命的神奇。对你来说我的到来到底是一个惊喜又或是惊吓,无论如何你对这一切照单全收。我开始在你身旁无忧无虑的成长,在你潜移默化下大胆的看世界。

6岁,你让我一个人帮你买酱油,我满心欢喜把这当成冒险,却没看到背后你一直跟随我的目光;7岁,我学会骑自行车,你骑着大二八,我骑着小童车去了阜新县,这一路,车水马龙,花花草草,我开心的一直跟你讲,返程的路,筋疲力尽,我开始耍赖想要打车回去,你一点不妥协,严肃地望着我说:“这是咱俩的约定,一定要骑回去,说到的话就必须要做到,骑回去就给你买棒棒糖。”7岁的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定要骑回去,但我知道骑回去就有棒棒糖,而你对我从未食言过;8岁,基于你厨艺太好我变成个小胖丫,你要送我去学篮球,我有些抵抗,你和我说,就去一次,去减减重,那是我的梦想,如果你尝试过不喜欢就放弃,8岁的我不知道什么是梦想,去过一次教练和你说,这丫头运球的架势有点像你。我看到你笑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笑,训练间歇你扣了一个篮,小朋友和家长都给你拍手叫好,莫名的我有点骄傲,我和你说:“我接着学吧,我也想像你那么厉害。”你没什么表情,和我说不能耽误学习;9岁,我得了腮腺炎,腮帮子肿的老高,你满眼的心疼却没什么话,你掰了奶奶家的仙人掌捣成泥,给我敷在腮帮子上,你看着镜子里的我哈哈大笑,你说:“你看你怎么这么难看”。我想都没想回击你,“随你”。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腮腺炎传染,反正你整夜陪着我,后来你得了腮腺炎还住了院;10岁,你开始每周带我去新华书店买一本带字的书,什么都可以,只要我喜欢看,但你从来不看,却要求我看完把故事讲给你听。

生活就这么有条不紊地进行,我进入了青春期,开始对一切事物充满看法。激进的不配合任何我不喜欢的事,开始和你顶嘴,我们开始有了争执和分歧。你不同我讲话,看都不看我一眼,我那么像你,当然也不示弱,我早出晚归,我们交集越来越少。可是老李,为什么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总是在阳台上看着我走,等我回来了再睡。对啊我骨子里都透着你的劲,我也从来没说过,你以为我贪玩砸碎了的那部手机,是我暑假打工想送你的生日礼物。

那一年我上了大学,你送我,这是我第一次离开你,离开家。离别前,我带你去吃了肯德基,你说这东西挺好吃,然后去隔壁超市买了罐啤酒配汉堡,我对你土老帽的行径一脸不屑,你没搭理我。说了三件事,一健康是自己的,二学业是走向社会的敲门砖,三没钱了给你打电话。大学四年很多遇到困难的夜晚我打电话给你,你的第一句话永远是钱还够吗?四年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我每天辗转于各种招聘会,捧着我的简历真挚的递上去再从垃圾桶里找回来。你说的对,面对生活我还嫩的很。毕业那天,送别了所有同学,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宿舍拨通了你的电话,你只说:“感觉累了就回来吧,回家给你做锅包肉。”那一瞬间再也绷不住,所有碰壁的委屈、心理的压力一涌而出,眼泪哗哗的流。我不知道如果是年轻时的你,你会怎么做,而我只是很想努力的做好一件事,让你亲口夸夸我。你又说对了,功夫的确没有付了有心人,我考上了公务员。走出面试考场,迫不及待的拨通你的电话:“老李,我第一,翻盘了。”你一如既往的淡定,言简意赅的问我,“回家想吃什么”。

那一年团圆饭,你很高兴,张罗着让我陪你喝一杯。酒过三巡,你拉着我的手难得的多说了几句“做个好人很难,但做什么都要对得起良心,你要做个正直、善良的人,记得给人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我撇着嘴,反问你:“那不就是像你一样对谁都热心肠,可是有什么用呢?”你沉默什么都没说。那天你走,你单位保洁的阿姨、做饭的大妈都来送你。寒风瑟瑟,我看着人流,恍惚的站在那,终于明白你的话。

老李,我很遗憾,因为直到你走我都没听到你亲口夸夸我。老李,我也很骄傲,因为他们都说我的爸爸是个好人。老李,谢谢你,谢谢你给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和满满的爱。谢谢你陪我去看蓝天白云,回首又给予我自由。老李,对不起,你带走了一切,却除了我的歉意。

现在,我也会把东西叠整齐,把衣服洗干净,认真的对待工作,带着妈妈散步,我也很想像你那么厉害。

老李,信已至此,最后一句:爸,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