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我的小小葫芦仙儿——市看守所 李梓萌
发布时间:2017-11-15

天生一副特异相,不与世人较长短。直待风急波涛狼,方知腹中玄机藏。这超凡脱俗之物理应天上有,如今它跌落俗世,坠入我手中,历久弥新。

迤逦的路,蜿蜒的河,兜兜转转走过很多,赋予我一个不同于同龄人的喜好——热衷旧物。年代越久远的事物越舍不得丢下,积了又积,卧室搞成了仓库:电影票、火车票、飞机票、汽车票一堆儿;故人的信件、老友的明信片、儿时的稚文一沓儿;纪念币、纪念章、纪念手环一盒儿……形形色色,陪我度过日日斜阳的午后。它们,每一个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都代表着曾在我生命中驻扎过的人。旧物旧物,只有时光才能将这个称谓赐予世间的物。我想成为一个惜物爱物的人、一个欣赏的人、一个懂得见证的人,所以在不觉中爱上了文玩的魅力。

文玩是纯天然的物件,带着大自然的味道,混杂着风雨泥土的纯香。它在你手里像个袍泽弟兄,你待它好,它与你同鉴日间沧桑;你对它赖,它便任性开裂、形态走样。你不能急于求成添加“作料”催促它成长,那样它会发出无声的抗议。它就在你手里,贴着你的皮肤,如同你的一部分。

铺垫了这么多,我只想说说我的心肝宝贝----小葫芦仙儿。其实它就是个手把小葫芦,“仙儿”是我加上的。小葫芦仙儿今年才跟了我,是我千挑万选把它带回来的。它身高5.4厘米,大腹便便,头上的“龙头”笔直坚挺。它千里迢迢从天津赶来,我时常调侃它“仙儿,给我来段天津快板吧!”它每天得“净身”,必须拿干净的“专用布”擦拭,滋润的比我还矫情。它每天得晒太阳,紫外线过敏的我全副武装地陪它在阳台晒太阳;当我每次产生不带它出去的想法,它就拿“龙头”指着我,这家伙还会读心了不成?!仙儿也有情有义,它知道我对它好,越来越亮、醇厚的发光,散发着一种时间独有的味道。所以,你能说文玩没有灵魂吗?它似乎比人强,有血性、懂情谊。时间给人类最大的见证莫不过陪伴,文玩只管陪着你,却从不多言多语,又仿佛什么都看得清。

人一辈子会遇见很多人,会独自夯实很多路,会有很多的话言不由衷。我们都需要一个“仙儿”,陪你哭、陪你笑,看你跌入谷底,又陪你君临天下。缘深缘浅,缘聚缘散,能结伴走过一程已实属不易。

仙儿,你好好长大,我好好对你。你来时是个小葫芦,我是个小丫头。岁月经年,望你离时是个老葫芦,我是个老太太。
  
如果你也爱文玩,别为了追逐潮流,别为了人前显耀,你要相信它也有灵魂,下一个垭口它真会出现在面前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