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先进人物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庐山仙境—基建办 夏国峰
发布时间:2017-09-26

在学生时代,观看《庐山恋》电影,受其影响,特别关注庐山,它已成为我儿时的梦,期待有朝一日登上庐山,一睹其芳容。在公休期间,我与妻子去江西有幸登上向往已久的庐山。

那天早上,我们从住地宾馆出发,乘旅游大巴车来到庐山的脚下,换乘上庐山接待中心的旅游车,便开始向深山进发……

前一日,几个小时的车程,大家都很疲惫,尽管对庐山充满期待,但明显车内的热度比前一日低了很多,车内相对安静,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观看窗外风景。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环顾庐山四周,苍翠一片。仰首,是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著名“三叠泉”瀑布。可在我们见它第一眼时,从脑海里蹦出来的不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诗句,却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同是李白的佳句,当时却不知怎的,就觉得这句诗,能贴切于当时的感受。

游庐山风景,“三叠泉”尤为著名,有“不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之说。古人描绘其曰“上级如飘云拖练,中级如碎石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散珠喷雪,真天下绝景。”而我们抬眼望去,哪看得到什么上级、中级、下级。目光所尽之处,只有眼前这最后一叠,其余什么都看不见了。是因为这两天一直下雨,有时甚至是暴雨,水量猛增,水流湍急,来势凶猛,宛如山洪暴发,又好似天空裂了个大口子,巨大的浪头倾泻而下,形成层层水雾,再加上雨雾,整个山间,浓雾弥漫,茫茫一片。山风携带着水雾扑面而来,好在衣服已经湿了,不在乎再湿一次了。

目光所及之处,看不到瀑布尽头,山峰、瀑布、天空仿佛融成一体。在云雾中,隐约看到在两座宛如被劈开的山峰之间,瀑布如烈马脱缰,咆哮着、呼啸着,雄浑奔放,汹涌而下,真是气派非凡!山风骤作,乱云飞渡,山间树摇枝晃,聆听瀑布吼声,犹如千军万马,震人心魄。仰望,巨大的落差,形成的漫天的水雾,天地一片苍茫;俯瞰,飞玉溅珠,白雾滚滚,峭壁深渊,令人目眩心跳,一时间,颇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觉。

我们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真是“上看碧涧悬,下为云雾逝。始知银河来,从无接流势。”我们庆幸终是坚持下来,能攀登到此。

虽然,在开头我们称之为庐山之“巅”,巅是用了引号,因为它实际还不能算庐山最高处。庐山最高峰名为“汉阳峰”,海拔一千四百多米,而现在我们所在的“三叠泉”观景台,只有一千二百多米,但对于我们最惧攀登山峰的人来说,可谓苦并快乐着。

几个小时前,我们冒雨换了几次车,终于来到了庐山东门脚下。东门,是从庐山区海会镇攀登庐山的第一门,也是庐山著名风景区“三叠泉”东部入口处。它是一座具有现代化园林风格和地方特色建筑, 造型新颖、别致, 风格落落大方。门楣上的“庐山东门”四个大字,由赵朴初先生题写。进得门去,看到有一块大石横卧于正前方,上书四个红色大字“紫气东来”,远远望去,其背后绵延起伏的山峰之间雾气缭绕,真是名副其实。接着坐景区电瓶车行了一程,到达登山的起点,剩下来就全靠我们自己了,先要走一段坡度较大的路,我还要拽着妻子,没走多少路,我们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身子向前倾着往上走,好像弓着腰在拉船的纤夫。听导游说:“这还在山脚下”。不由暗中叫苦,天哪,我们能攀得上去吗?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一边喘着气向上攀爬,一边还不忘欣赏周边奇峰林立、山峦起伏的景色。很庆幸的是:这次同来的导游是个知识渊博、很健谈的人。听他介绍,“三叠泉”瀑布由“大月山”、“五老峰”的涧水汇合,从“大月山”流出,经过“五老峰”背,由北崖悬口注入大盘石,又飞泻到二级大盘石,再喷洒至三级盘石,形成三叠,因而得名。总落差达二百多米,此去要到达目的地“三叠泉”瀑布,沿途要经过架在山谷上的五座桥。

攀登“陡坡”,我们拾阶而上,登山的石阶,就建在山谷中,山谷两旁是高耸的、望不到顶的山峰,到处是树木葱茏,怪石林立。伴着我们前行的还有那些时而叮咚,时而隆隆的溪水,这应该是“三叠泉”流下的水吧。一开始的石阶坡度还不算大,我们撑着伞,雨,时大时小,人们越走越分散。登上第二座桥时,向上看,远处的山峰越来越险峻,山谷越来越狭窄,溪水在石中左冲右突,簇拥而来。向下看去,山沟向下延伸,天空越来越开阔,溪水一路奔腾欢笑着消失在绿树丛中。

向上攀登,一步一景,步移景变。导游介绍这里被确定为世界地质公园,世界森林公园,确实是名副其实。山谷两壁的石头变化多端,有的像鹰嘴,有的像驼峰,有的像手指,有的像铁壁,还有大片的像被压缩变形的千层饼,景点有“玉川门”、“鹰嘴峰”、“骆驼峰”、“铁壁精舍”、“铁壁峰”等。以“玉川门”分界,从东门到此处地势较为平坦,再往上攀登,地势开始险峻,之所以称为“玉川门”,一则因为两侧山岩“石色白如玉”,二则因为山崖险峻,溪润中有两崖峙立,垒石如门,涧溪奔流而下,若百川夺门而出,故名“玉川门”。

越往上攀登,风景越加别致。此时雨越下越大,风也愈刮愈烈,与山脚比,行人可谓稀少,我们早已浑身湿透,但兴致却丝毫未减。终于,未见其瀑,先闻其声。其实一路攀登,都听着瀑布的轰鸣声,只不过那时听的感觉,远在天边,反不如身边溪水的声音,现在不同,轰鸣声越来越近,直至那“银河”终于挂在了眼前。

“匡庐山高高几重,山雨山烟浓复浓”、“寒入山谷吼千雪,派出银河轰万古”、“冰绡翦破裁云幔,银汉倾斜作玉沟”。难怪古人到此处诗兴大发,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见?

攀登辛苦,浑身湿透,在此美景前又算得了什么?忽然想起了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里写的“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在风雨中,攀登庐山,观庐山仙境,感觉印证了此言。世事多艰,有志者、有恒心者,才能够完成……再见了,“汉阳峰”、“三叠泉”……再见了,美如仙境的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