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先进人物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对不起,只因我是一名警察——彰武县局  刘达峰
发布时间:2017-09-06

“对不起。”为什么?我为什么对不起?我对不起什么?对党?对国家?对法律?对人民?作为党员,我坚持对党忠诚,严格要求自己;对国家,我一直在为国家稳定、社会安宁贡献力量;对法律,我始终维护法律的公平、公正和威严;对人民,我一向耐心细致、全心全意。可回归生活,“对不起”这三个字却是所有警察最多的内心独白。当然,也包括我。

参加公安工作近6年了,以为家人、朋友早以习惯我的偶尔出现。直到有一次跟一群许久未见的哥们儿相聚的时候,第一杯酒大伙儿非要敬我,我表示已经戒酒,他们却说:“每次聚会都缺你。大伙定五一聚,你说你没空。大伙定十一聚,你说你来不了。你以前也不是没工作,怎么当了警察就这么忙吗?我们现在都觉得你很陌生,不知道跟你唠哪句才是知心嗑。”仰面喝下那一杯,感觉味道很特别。这些年出警遇到的“酒懵子”不少,他们认为酒都是甘甜的,可我这一杯为什么这么苦涩?

以前总会在朋友圈里表达内心的烦躁和身心的疲累,甚至是身体的不适。自从老妈学会了用智能机,跟我互加了微信,我就再也不敢轻易的发朋友圈了。怕他们跟着提心吊胆,也怕他们的过度关心影响我的工作,所以工作上的事也从不提及。老妈的电话也从起初每天一个,变成每周一个、每月一个。到现在,我不给她打电话,她轻易不会给我打电话。以为她习惯了我忙得没空听她唠叨,也以为她现在变得不那么唠叨,更是一直以为她是个坚强的老太太。过年在家呆了三天,到爱人家串门两天,值班两天,之后就要正式上班了。初三一早离家,坐车至半路,老妈打来电话问上没上车,我说:“上车了,有事吗?”电话那头是哽咽的一句“我就问问你走没走,没事、没事。”挂了电话,扣上棉衣的帽子,眼泪止不住的流。是啊,曾经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近三十年,如今一年见面的天数还不及一年的月份多。原来她不是不唠叨了,只是那些话变成了电话那头的眼泪。

对不起了爸妈,曾经的承诺实现得有些难,常回家看看终究只是句歌词。或许等你们退休了,多来我这转转,让我能多陪陪你们。

对不起了爱人,结婚那天我信誓旦旦的说“结了婚,饭我做、衣服我洗、地我拖,家务活都我干。”是我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了,男人的话不可信。我很庆幸,娶了你,家里不仅有了“保姆”,还在那么多我值班、执勤、加班的夜晚,家里有了一个称职的“保安”。

对不起了岳父岳母,我曾向你们保证说“把女儿交给我,请你们放心。一个女婿半个儿,以后看我的实际行动吧。”我做的不怎么样,可你们却做到了对我视如己出。

对不起了我的孩子,虽然你什么时候到来还八字没一撇呢,可你未来的成长,我不会像你妈妈一样,能时时刻刻的陪伴。但我依然希望,当有一天你在向你的小朋友们介绍我的时候,能仰着头骄傲的说:“这是我的爸爸,他是人民警察。”

对不起了兄弟姐妹们,不是忘了我们曾经钢铁一般的友情,只是时间紧、任务重,这一次的聚会我还是去不上了。十九大虽然咱参加不上,但安保任务咱还得尽力做好。

想说的对不起太多太多,但请原谅,我是一名人民警察。身着这一抹藏蓝,我必须要守卫平安。正是你们的理解和支持,鼓舞着我书写无悔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