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警营文化
警营文化
当前位置公安局 >警界风采 >警营文化
父爱是本写不完的书——细河分局北苑派出所 高名杨
发布时间:2017-07-06

父爱在沧桑的皱纹里,一杠一杠刻满情意;父爱在弯弯的脊梁里,一道一道坚韧不屈;父爱在陈旧的话语里,一字一句都是真理。——题记

 

在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这样一个人,也许并不完美,但却平凡而伟大的存在,那就是亲爱的父亲,我的父亲也是这样。

父亲总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记忆里,从没有过跟父亲撒娇,也不会有嬉笑,甚至连牵手拥抱都很少,习惯了掩饰;我不会说温情的话,更不用说爱了,我顶多在文字中,日记里,偶尔用笔记录下我的心情,却不愿有人看到。也许在很多人眼中,我是淡漠的,理性的,可如今父亲永远看不到我在离去转身的刹那悄然落泪的眼。

父亲在他52岁那年离开了我,当写下这个数字时候,我心一阵陡……

高考结束那天,我走出考场,一脸失落,却看到爸爸蹲在地上,满头大汗,骄阳如火般烘烤着大地。他右手拿着一张传单,左手拿着一瓶水。我当时很意外,父亲平时很少这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几天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从遥远的海滨城市飞了过来。

大连,离我的家乡不远,报道前一天,父亲执意要送我,我说:“不必送。”父亲没理会,低着头为我清点行囊。

翌日上午,我们早早的抵达校门口,办理好住校手续后,我回头说:“爸,你回家吧,我自己行。”他拿着我的皮箱,看了我一眼说:“你先进去,我去给你买点东西。”我哦了一声,转身接过皮箱。过了一会,父亲推门进来,手里拿着新买的蚊帐。

“儿子,海边蚊子厉害,这个必不可少。”说完他脱鞋,双手拽着栏杆向上攀,双脚用力向上登,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父亲本就细心,为了我更加小心翼翼。屋子里热的让人发狂,汗水一个劲从他额头上往下流,此刻我忽然感觉到他比想象中更爱我。

父亲不善言言,他总把严肃写在脸上,把疼爱藏在心里。这些年我都是从母亲嘴里知道他对我的关心和疼爱。每次当我回家,他都叮嘱妈妈买我喜欢吃的菜,每次我离家去车站他都会护送我直到那趟列车开走。记得有一次,我已经上车了,坐在窗边玩手机等待发车,就在那一刻,我无意中抬眼,看到父亲还伫立在站台上的围栏边望着我,尽管我有些近视,但依然能感受到那种不舍的眼神,我有点尴尬,又有点伤感,连忙对他挥手再见,口里念叨回去吧。我每个月只回家一次,每次只待一天,父亲会很珍惜和我呆着每分每秒。他从来不给我打电话,但我知道他对我的爱从来不会少。

奈何,这一切的美好都被那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夺走,原来,岁月并没有温柔最好的时光,只是无尽的想念随着细碎耀眼的日光一点点腐蚀着我的心,悉数殆尽的只是你我根本就不多的父子缘。这些年我不得不承认,时间是一把无形的刀,刀刀雕刻,本就不多的瞬间。

我徒手翻动相册的瞬间,万千思绪涌上心头,多希望时间不介意,慢动作的重复一次。

夜里,满天星斗,我再一次来到了那个你送了我四年的车站,那里人流依旧,却空荡荡的不见父亲的身影,我彷徨的望着远去的汽车,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我哽咽,从此,每次离开,每次回家,每次坐车,便愈加怀念父亲。

他以前的身影放佛仍在那里,目送我前行。

写在父亲节来临的前夜,其实岁月的脚步谁也无法阻挡,只祈愿时光在父亲那里慢些走,再慢些……